• <menu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menu>
    <object id="60ssg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/menu>
    <optgroup id="60ssg"><optgroup id="60ssg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<nav id="60ssg"><code id="60ssg"></code></nav><tt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tt>
    弘揚太極文化,揭示太極真諦。同練養生太極,共享健康快樂。
    太極源流

    武當武術傳人

    上世60年代的三次抗爭(下)

    西安  路迪民

    編輯的話:

    太極拳是誰發明的?是中國武術史的重大事件。

    “太極拳是陳王廷創造”是唐豪、顧留馨信口開河,主觀之見、不尊重歷史的妄言之說。許多武術家、武術理論家、武術史研究家和廣大的太極拳愛好者,包括港臺和海外的太極拳愛好者,對此提出否定意見,連續發表文章批駁唐、顧的論點。對這些意見,中國武術權威界卻視而不聞。為此,太極拳正本清源的抗爭歷經二十多年。2014年開頭,本網站欣喜地轉載了兩位太極拳史學家最近發表的考證文章,讓我們和本站讀者、太極拳愛好者,第一時間看到尊重中華武術歷史的史學家的赤子之心,揭開了被污染了的太極拳歷史正本清源的希望。

    [ 正本清源現端倪-陳氏拳不是太極拳       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 ]

     

    接上期

    抗爭的陣容及實質分析

    上述三次抗爭,參與者都是武當武術的主要傳人,由此也可看出這幾場爭論的實質。

    前文沒有提到,然而是支持這場爭論的一個統帥人物,他就是賀龍。

    作者:路迪民 練功照

    眾所周知,賀龍是共和國的元帥,曾長期擔任國家體委主任。他也是武術世家,自己還在1931年到武當山駐軍期間向徐本善道總學過武當拳,與武當山有深厚的感情,對武當拳也有相當的了解⑨。顧留馨對賀龍有如下一段回憶,他說:

    1958年9月22日到10月7日,我在賀龍家教拳(路注:為賀龍夫人薛明教拳)。我一共去賀龍家八次,有七次賀龍都在邊上觀看練拳……我當場練了半套陳式太極拳,賀龍看后很內行地說:‘這是一種能夠打架的拳,是屬于氣功拳的一類。我家祖上幾代人都會武術,練的是武當派拳術。武當派是張三豐創造的,一個人對付八九個人不成問題,連老太婆都欺負不得,可有真本事!腋鶕约旱目紦,說‘張三豐是道教領袖,《明史》上沒有說他會拳術,到清初才有這么說法!R龍聽完,朝我一望,換了話題。⑩”

    顧留馨在此稱贊了賀龍的為人,也道出了賀龍的武當派觀點。后來他在文革初期的一張大字報寫道:“文化大革命一開始,市體委黨委就執行了資產階級反動路線,顛倒黑白,轉移目標,企圖把我打成上海市體育界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頭號人物……這不僅是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流毒,而且幕后還有賀龍的黑手。⑾”

    不錯,賀龍確實是批顧的“幕后”指揮。顧留馨也在大字報中說:“1964年6月1日,體育報開展了太極拳纏絲勁問題的討論,矛頭對準我的太極拳著作。武術處毛伯浩來信說:‘賀總支持這個討論,將不吝篇幅!謸扼w育通訊》1964年第五期載稱:‘9月4日,賀龍說,在體育路線上也有兩種思想,兩條路線的斗爭,’體育報‘要注意組織和刊登有關這方面的稿件!遍Z海在1967年4月的一份證明材料也說:“1964年6月,報上展開纏絲勁辨論之后,賀龍打電話指示體育報說,‘武術界有兩條路線的斗爭,纏絲勁文章發得好’。⑿”

    李天驥是著名武當派傳人。1957年到國家體委武術處任職,1964年當選中國武術協會副秘書長。他先后組織創編了24式、48式、88式太極拳(以楊式為主,但不稱楊式,學界稱為“國家套路”⒀),對太極拳的推廣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,被國家體委授予“新中國體育開拓者”榮譽稱號。簡化太極拳是以國家武協武術處名義頒布的,在當時形勢下,另起爐灶顯然不合適。李天驥和很多推廣者自然對此有意見。但顧留馨把很多要的看法都歸罪于李天驥的挑撥,對李天驥恨之入骨。他曾于1964年6月12日和7月20日兩次給國家體委黨組書記榮高棠寫信,狀告李天驥。說李對他“心懷舊恨”,“兩面三刀”,“一貫鬧宗派”,“造謠挑撥”。把北京市武協1964年2月的一次委員會議(市武協主席李光主持,吳圖南、李天驥、楊禹亭、孫劍云、崔毅士等人參加)對于纏絲勁的一些非議,說成李天驥“把武協作為他發泄私憤,鬧宗派,植私黨的場合。發動了亦官亦商的資產階級分子,偽政權的小官僚,專愛吹牛的武術騙子,辭公職走單干道路的拳師,企圖對我攻擊!┞冻鲆恍┤说碾A級本質”。并且說“李天驥和父親在抗戰初期在東北流浪賣藝,后來在偽滿機關穿老虎服,搞過骯臟事”。提請組織審察李天驥的歷史問題。顧留馨還在1965年2月4日就北京市武協1964年12月的“纏絲勁討論會”,向上海市體委黨委告狀,說“這個討論會簡直是審判會”,“武協是舊武師成堆的地方”⒁。這些告狀信,惡意攻擊我老武術家,把北京市武協說的一無是處,恐怕在領導眼中也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。

    徐致一是吳式太極拳的重要傳人,第一個就纏絲勁向顧留馨發起質疑。但他對顧留馨仍很尊重。顧留馨在《總編五式太極拳的經過》中說:“1961年9月中,我去北京住出版社內寫稿,曾同閆海訪問了徐致一先生三次……徐先生是我在三十多年前學吳式的啟蒙老師,現雖見解不同,仍然是誠懇熱情地商討問題的!彼凇吨心虾=倘寄分幸蔡岬,唐豪去世后,“幾位老師都嘆息地說,唐豪的死,是中國武術研究工作的一大損失。徐致一先生說:‘看來唐豪未完成的工作,今后只有徐震、顧留馨去完成了!憋@然,徐致一對纏絲勁的質疑,是從學術觀點,從大局出發的。他在北京市武協會上的發言說:“陳氏拳講纏絲勁,我不懂得”,“我只是說吳式沒有纏絲勁,沒有說好不好”。作為一個正宗的太極拳傳人,人家不講纏絲勁,你硬讓他貫徹,不是趕著鴨子上架嗎?然而,顧留馨在給上海體委黨委的告狀信中說:“應該考慮討論會(路注:指北京市武協的纏絲勁討論會)的參加者是不是基本群眾,特別是吳圖南、徐致一,過去捧住褚民誼過日子的,今天,我們黨員當權派應引為警惕的”⒂。顧留馨對于待他“誠懇熱情”的啟蒙恩師也如此“抓辮子”、“打棍子”,實在令人可怕!

    李經梧先生是陳式、吳式太極拳大家,也是眾所公認的曾經名噪京津,功夫純真,待人忠厚,把終生奉獻給北戴河氣功療養院太極拳事業的武術功臣。是我國第一部電影教學紀錄片《簡化太極拳》的示范者。李經梧《對纏絲勁等問題的看法》一文,詳細論述了“運勁如抽絲”與“纏絲勁”的區別,認為“纏絲勁是陳式太極拳的主要特色之一,只有陳式太極拳的套路才能表現這個特色”?催^顧留馨《簡化太極拳》一書的學員問他為什么不教纏絲勁,他也“試圖把纏絲勁加在簡化的太極拳內,經過鄭重的試驗,結果失敗了”。簡化太極拳是為了普及和推廣太極拳而編寫的,“此拳一出,太極拳運動以從來未有的速度和規模,蓬蓬勃勃地開展起來”,“如果把此拳繁化,加上運動量大的纏絲勁,年老體弱的人就不易學習”。這是多么實實在在的親身體驗和坦誠表述呀!而顧留馨竟然說,“李先生(按指李經梧)并進一步說成纏絲勁是難度大,動作繁復的,企圖以此嚇唬年老體弱者和神經衰弱者。這就不是對陳式拳無理解,就是別有用心了”,“李先生把編寫‘簡太’說成是‘果然,此拳一出……’渲梁了編寫者的個人作用,而把黨和政府積極倡導體育運動的作用,忘得一干二凈。⒃”這些無端的、可怕的政治帽子,就是當年自稱“黨員當權派”的“論證”法寶。

    如前所述,《陳式太極拳》一書,先有李劍華、李經梧編寫的初稿,交沈家楨、顧留馨繼續成書。李經梧《自述》稱:“1958年,受國家體委委托,由余和李劍華、李天驥、唐豪、顧留馨、陳照奎等同志共同編寫《陳式太極拳》一書。其中‘陳式太極拳’傳統一路動作說明,由余和李劍華同志執筆,由陳照奎拍插圖照。完稿后因某些原因未能及時出版,此稿由顧留馨同志帶走,在后來出版的《陳式太極拳》一書中被采用”⒄。據說該書在1963年初版的“編寫說明”中,還提到李劍華、李經梧的名字,但在1964年再版的“編寫說明”中,卻把二李的名字刪掉了。顧留馨的心胸和氣勢,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  支持徐致一觀點的還有一個北京晚報記者趙任情。他于1964年9月23日在體育報發表過一篇《太極拳纏絲勁和抽絲勁的異同》,認為“纏絲勁不應強加在各式太極拳上”。還在北京武協1964年12月的“纏絲勁討論會”上,說顧留馨寫陳王廷是“明文庠生,清武庠生”,他查了懷慶府志和河南通志都沒有!瓣愔佼`作過鄉兵守備,鎮壓過大頭王、捻軍,這是反動的”。趙任情可能早年當過律師,顧留馨就在給上海體委的告狀信中說:“趙任情是舊律師,所謂‘考據’,實際上是一竅不通,舊律師包攬訟詞的一套,只能以羅織、歪曲、誣陷為能事”。

    然而,正是這個趙任情,耗費半年時間,搜集地方志,證明顧留馨把《明史》中的遼東巡按御史陳王庭與陳家溝陳王廷混為一談,寫入《陳式太極拳》和《太極拳研究》中。趙文在《新體育》上發表后,顧留馨自知有誤,遂在1965年6月寄給人民體育出版社和江青的《太極拳史料處理上的檢查和對神秘化觀點的看法》中做了檢討。說“趙先生的這個發現很好,幫助我糾正了誤引史料部分的錯誤,有利于將陳溝陳王廷的歷史恢復其本來的面貌。⒅”

    有趣的是,體育報社當年負責《五式太極拳》出版工作的閆海在1967年4月30日所寫的證明材料:《我所了解的關于批顧留馨同志著作的前前后后》一文,其第一段就是:

    “關于《體育報》和《新體育》,國家體委黃中、賀龍、李夢華、李凱亭等人,在發起批判顧留馨同志著作一事,同有關方面積極進行了串連,情況如下”⒆。

    原來,批判顧留馨就是這些人“發起”的。賀龍的情況已如前述。黃中和李夢華都是國家體委副主任,李凱亭是《體育報》總編兼國家體委宣傳司副司長。批顧的內幕,由此真相大白。顧留馨當時恐怕不可能知道這些內幕。

    從這些抗爭者的身份及其觀點,就可以明顯看出,三次抗爭的實質,就是在極左思潮盛行的時代,武當武術傳人對于武當派武術的悠久歷史及其技藝的維護。在當時,張三豐創拳說已成禁區。正如顧留馨所說:“盡管宣傳過張三豐仙傳太極拳者如喪考妣地反對陳王廷造拳之說,但他們不再敢于正面提出張三豐仙傳了。⒇”但是在纏絲勁問題上,這些傳人決不向顧留馨讓步,更不能讓顧留馨將其強加于各個流派之中。纏絲勁是學術問題,技術問題,也是陳式太極拳與其他遵從武當的太極拳流派的核心區別,爭論的雙方對此都心知肚明,歸根結底就是承認還是排斥武當武術之爭。因為這個問題不涉及張三豐,武當傳人在這個特殊時代,就特殊的問題,成功地捍衛了武當武術的尊嚴。

    顧留馨把武當傳人對武當武術尊嚴的捍衛和對他的非議,一律歸結為李天驥的挑撥,這才是真正的混淆是非。不僅是無中生有的捏造,也是對其他老武術家的人格侮辱。特別是作為共產黨員,他不是團結老武術家,反而無原則地甚至歪曲地揪住一些老武術家的歷史問題,企圖把他們趕出歷史舞臺。這顯然不符合黨的統戰政策,當然也不可能滿足他的愿望。

    最后我想說,顧留馨是極左思潮的推行者,也是受害者。比如他查閱資料,整理陳氏家譜,本來是好事,但因家譜中有人鎮壓過農民起義,就被說成階級觀點模糊,為反動派樹碑立傳。顧留馨也為此做過多次檢討,文革初期還被打成“三反分子”。顧留馨在武術中的有關研究和武術書的編寫上,也是有功勞,有苦勞的。正如他所說的“三更燈火五更雞”。如果他認真貫徹雙百方針,尊重老武術家,真正地求同存異,而不是強加于人,徐致一等人對他也寄予厚望,《五式太極拳》的編寫也不可能有阻力。徐致一在其簽署的意見中甚至說:“如果主編人認為陳式的理論和要求最為豐富,主張用陳式的一切做根據,也未嘗不是一種辦法。但在文前至少要說明其它各式的理論和要求與陳式并不完全一致。(21)”這個要求絕不算過分。然而顧留馨一意孤行,一而再再而三地要用陳式理論改造其他各式太極拳,“自以為在武術界展開了兩條道路的斗爭,也有不怕得罪一大批遺老遺少的宗派門戶之見的思想準備。(21)”說明在他的血液里,充滿了唯我獨尊的極左流毒而難以自拔。如果說顧留馨對楊式、吳式、孫式太極拳的技藝和原理,比那些終生研習的各派老武術家都高明,恐怕誰也不會承認的。

    三次抗爭,武當武術傳人取得了部分勝利。但在張三豐創拳問題上,當年只能保持沉默。時至今日,沒有人敢說“他們不再敢于正面提出張三豐仙傳”了,那些”神仙造拳“的棍棒,連同“黨員當權派”的招牌,都已腐朽無用了。然而問題依然在爭論著。相信今后的歷史必然對過去的歷史和歷史研究做出公正的結論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(9)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,《賀龍與武當山》!段洚敗穭摽。

    (10)顧留馨,《在賀龍元帥家里》,《檔案春秋》2005年第3期!短珮O拳史解密》之《中南海教拳始末》有載。

    (11)顧留馨的大字報是文革中的檔案材料,文革后顧平反,將檔案歸還,現由其子顧元莊保管。

    (12)閆海,《我所了解的關于批顧留馨同志著作的前前后后》,文革后給顧平反時歸還的調查材料,現由其子顧元莊保管。

    (13)李天驥主編的國家套路,與傳統楊式套路有所不同,與傳統大慶路也不好銜接。在50年代批判“唯技擊論”的形勢下,連拳擊比賽都被取消了。國家套路強調舒展大方,重在健身,是時代的產物,無可厚非。此外,國家套路吸收了一些老武術家提供的資料,由李天驥定稿,但未注明李天驥編寫,可以說是集體創作。而顧留馨在告狀信中說李天驥要用國家套路推廣“李式太極拳”,沽多釣譽,這種說法是不公允的。

    (14)顧留馨的三次告狀信,均收錄于臺灣逸文武術文化有限公司2013年4月出版的《太極拳史解密》中。

    (15)褚民誼(1884~1946),國民黨元老,汪偽政權核心人物。早年從吳鑒泉學習太極拳,提倡武術,創編了“太極操”?箲饎倮蟊粯寷Q。徐致一、吳圖南曾給褚民誼的武術書寫過序言,此舉與褚民誼當漢奸毫無關系。

    (16)顧留馨,《從纏絲勁問題談起》!段浠辍,2004年第2、3期,另見《太極拳史解密》。顧留馨原打算以此結束纏絲勁的爭論,也就是由他下結論。但編輯部當年沒有刊登,也不可能由他下結論。

    (17)李經梧,《自述》!独罱浳鄠麝悈翘珮O拳集》,河北大學出版社,1993年出版。

    (18)顧留馨,《太極拳史料處理上的檢查和對神秘化觀點的看法》,《太極拳史解密》,臺灣逸文武術文化有限公司出版。

    (19)閆海,《我所了解的關于批顧留馨同志著作的前前后后》,文革后給顧平反時歸還的調查材料,現由其子顧元莊保管。

    (20)顧留馨1965年2月11日“致上海市體委黨委”的告狀信,見《太極拳史解密》。

    (21)徐致一,《閱讀五式太極拳總論初稿后的幾點管見》,1962年5月16日,見《太極拳史解密》。

    (22)顧留馨,《回憶關于太極拳的爭論》,《上海武術》2004年第4期。另見《太極拳史解密》。

    ——

    太極源流 目錄 太極史話 目錄

    正本清源現端倪-陳氏拳不是太極拳

    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(上)

    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(下)

    陳王廷不是太極拳鼻祖

    陳家溝不是太極拳的祖庭

    唐村《李氏家譜》,直指太極源頭

    李道子與太極拳關系考

    太極拳近百余年的發展情況

    楊式太極拳的起源與發展

    太極拳是誰創造的

    太極拳之流派

    張三豐創太極拳的證據

    太極拳的源流

    太極拳源流解謎

    太極拳起源的爭議

    太極拳,道家傳

    蛇鵲酣戰常山坡,軒轅悟創熊掌拳

    終南山火龍傳真道  張真人傳

    張三豐首創內家拳  張松溪傳

    張三豐首創十三勢

    蔣元龍大難不死,王宗岳后繼有人

    陳奏庭遇仙得神功,蔣把式感恩傳砲捶

    砲捶源自蔣把式

       
    a不要个好大好深好爽,俄罗斯又大又粗特级黄,欧洲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menu>
    <object id="60ssg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/menu>
    <optgroup id="60ssg"><optgroup id="60ssg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<nav id="60ssg"><code id="60ssg"></code></nav><tt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t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