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menu>
    <object id="60ssg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/menu>
    <optgroup id="60ssg"><optgroup id="60ssg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<nav id="60ssg"><code id="60ssg"></code></nav><tt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tt>
    弘揚太極文化,揭示太極真諦。同練養生太極,共享健康快樂。
      養生太極拳   太極健身   太極經典   初學者園地   太極源流   拳壇軼事   太極拳首頁  
    名家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徐  震 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——

    徐震,字浙東,是文學教授,太極拳理論家,曾跟隨郝為真的兒子郝月如學習太極拳多年!短珮O拳譜箋》內容如下:
    王宗岳所編太極拳譜,自武禹襄得諸舞陽鹽店,復加解說,楊露禪亦承用之。然傳者于原譜舊文與武氏解說,莫能識別。予既詳考端末,辨而析之,遂就原譜為之箋釋。其武氏之言,有須疏明者,別有論撰,茲不及焉。至若掤應作「手朋」,「手履」當作摟,若此之類,新論正名篇詳之矣,今悉加刊正,故異于他本,學者可無疑焉。

    「太極者,無極而生,陰陽之母也」。

    此節明太極取名之義,以為總揖體用之言。

    易云,太極生兩儀。朱子《周易本義》云兩儀者,始為一劃以分陰陽。周子曰:「無極而太極」。拳名太極,蓋義取諸此也。習太極拳造乎最高之境,為能常定常應。常定為寂然不動,常應為感而遂通,寂然不動,無極也。感而遂通,太極也。應生于定,感生于寂,故曰,無極而生。易云:「一陰一陽之謂道」。謂一切事物,皆相反相濟也。太極拳練法,在開合蓄發,互為根紐。用法在順逆走粘,一時俱運,皆相反相濟之道。故曰陰陽之母。此二句揖盡體用,實為全文之開宗本義。

    「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。無過不及,隨屈就伸,人剛我柔謂之走,我順人背謂之粘。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。雖變化萬端,而理唯一貫」。

    此節言太極拳運用之綱領。

    動靜在心,分合在形。心能宰制其形則一心主政,百骸從令。作止蓄發,無不如志。故曰,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也。無過不及謂應合他力,須時間與方向兩皆適當。時間則不后不先,正當他力將發未發之際。方向則不即不離,正切他力難轉難化,不可抗拒之處。隨曲就伸,謂應合他力,貴能因事乘便不與扺牾,則他力皆為我用矣。此一節中,以此四句為主。走謂避彼來力,粘謂隨彼來力,彼力雖強,我能運轉靈敏,即可不受彼力,是為用柔,然必自處于順,乃能運轉靈敏,故柔與順常相合也。若筋腱未能練柔,舉止未能練順,他力雖背,我亦無由制之,以我亦不能得勢得力,即不能利用機會也!竸蛹奔睉,動緩緩隨」,謂時間須求適合。若必以急為善,則有先自見其形勢之失,若必以緩為善,又將失之遲頓。故不可自用,惟當因彼。此四句申明上四句之義。

    「雖變化萬端,而理為一貫」,

    謂法無固定,理有要歸,此二句總束本節。

    「由著熟而漸悟懂勁,由懂勁而階及神明,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貫通焉」 。

    此節言功夫之進程。

    「著熟」為初步功夫,不過求熟于法而已。所謂法者,在本身為各部骨節筋腱之動作能相調協。在對角為于彼來力之線路能確實辨認。所以在此一步中,可謂重在應用力學之練習。

    「懂勁」為第二步功夫,由法之運用漸熟,至于習慣自如,使思念變成本能。在本身為各部內外肌之調適,進于形氣之調適。在對角為于來勁之線路,無須著意辨認,肌膚自有感覺,身體各部反射之機能,極為靈敏。所以在此一步中,可謂重在神經反射之練習。

    「神明」為第三步功夫,功夫至此,惟在調伏其心,養成定力,則精神可以控制外物,而他力無異我力。所以此步功夫,全重精神修養。

    三步功夫,每一步中,尚有若干節序,然未易細分,且各人之過程不同,故亦無從詳分。至于練成之時聞,初步功夫,若不謬蹊徑,速者年余,遲亦不過兩載。然自初步進入第二步,時之久暫,即已難定。自第二步進入第三步,亦復難言。要能持之有恒,精進不懈,親近良師益友,常相講肄,則功至自悟,故曰、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貫通。

    「虛領頂勁,氣沉丹田。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。左重則右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。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。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,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」。

    此節言練法及功效。

    「虛領頂勁」至「不偏不倚」,專就演架而言!负鲭[忽現」一句兼其演架打手之法。自「左重則左虛」至「我獨知人」,專就打手而言。英雄二句,言功效也。

    「虛領頂勁」者,自外形言,頭容端正,若以頂勁領起全身。

    由內心言,寂然著合體于虛無,而腦聞常自爽朗,故「虛領頂勁」,實兼內外而言,若但說外形,則虛義不明,若專說內心,則頂勁何指,故當內外兼及,義乃滿足也。氣沉丹田為伏氣之功。丹圍為臍下少腹,意系于此,漸加挕斂,將覺如有孔穴,為呼吸之根,息之出入,乃極深細,至于安勻調暢,舉體自爾和順,運用自能隨意,乃至不覺有孔穴,不覺有氣相,此須體驗方知,非可以意測度也!覆黄灰小辜礊橹姓,乃專就外形言也,外形欲其中正,當先謹守身法十目,即武禹襄所標示「提頂、吊擋」等是也。此十目能練至悉當,即為合度。統觀此三句,「虛領頂勁」與「氣沈丹田」,皆「不偏不倚」,為基本功夫,太極拳練法,不離演架打手,予演架中用輕清閃倏之勁,是為練本身之「忽隱忽現」。于打手時使突變猝發之勁,是為練應敵之「忽隱忽現」。

    自「左重則左虛」,至「退之則愈促」,此乃練走練粘之法。其要訣總歸不與彼力相犯,而因勢利用之耳。至于「一羽不加,蠅蟲不落」,則皮膚感覺之敏,全身運用之靈可知矣。故人不知我之動靜,我獨知人之虛實!溉瞬恢摇,則能出其不意。我獨知人,則能攻其無備。依此練法,施諸拼搏,自有奇效。故曰:「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」。

    「斯技旁門甚多,雖勢有區別,概不外乎壯欺弱,慢讓快耳。有力打無力,手慢讓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關學力而有也。察四兩撥千斤之句,顯非力勝,觀耄耋能御眾之形快何能為」。

    此節明太極拳之特長。

    「斯技旁門甚多」四句,謂太極以外之各派拳術,皆形式有殊耳,據實論之,無非恃先天之力與捷,其不合正法一也。震謂太極獨到之處,在超越形骸之作用而練成心神之凝定。故功夫不隨血氣之盛衰而進退。太極而外,各派拳技,雖有其高美之理法者,然皆不免隨年事為盛衰。如摔角之術,非無巧法,年逾五十,功夫即不免衰退,惟太極拳功夫,可以至老不退,此亦其獨到之處也。

    「有力打無力四句」,明太極之妙,在不恃本有之力與捷,而能由學以成智勇。然太極之外,各家拳術,亦有其高美之理法者,謂其未若太極之深妙則可,直謂皆是先天自然之能非關學力而有,未免抹煞太甚。

    「察四兩撥千斤」之句,謂太極拳家,不取力與捷,其實何嘗不取力與捷,特其力與捷,皆由鍛煉而得,非先天本其具耳。太極拳所用之力,粗者為肢體聯貫動作之合力,精者為意氣一致之剛勁。太極拳所用之捷,粗者在肢體之能調,與時、方之有準,精者在感覺之敏,心神之定。故其力不爭強,捷不爭先,惟在當機赴節,(當機則能后發先至)故有四兩拔千斤,耄耋能御眾之效。

    「立如平準,活似車輪。偏沉則隨,雙重則滯。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,率皆自為人制,雙重之病未悟耳」。

    此節言太極拳之得失。

    「立如平準」四句,上二句言勢法之本。下二句言得失之由。秤之為物,能權輕重而得其平。人能將重心位置得當,則雖在變動之中,全身之力,仍得平衡,就其姿勢言之,則有立如平準之象,若能養成此種功夫,則作止變轉之時,自爾穩定便捷,已能保持此種平衡力,方可練全身處處圓轉,能全身處處圓轉,則與外力接觸時,可以順勢滑過,故能不受他力,此即活似車輪之義。又圓轉之法,大圈之中更包小圈,此種復合之轉法,最能利用他力之來勢而變更其方向,故「立如秤準,活似車輪」,乃一切勢法之基礎,乃可隨而不滯。所謂隨者,須將兩足分清虛實,使重心常在一足之內,作止變轉,常將兩足交互相代,以支其身,則重心不至提高,動中依然穩定,動時仍可發勁,此所謂偏沉則隨也。以支身著力于一足,故曰偏沉,以身體各部可任意而動,故曰隨也。

    輕靈之功,果造其極,絲毫不受他力,所謂「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」。此二語最為善于形容,若他力來時猶有與之扺牾之意,則與左重左虛,右重右杳之義不合,如是則犯雙重之實。犯雙重者,必顯其力之方向,方向既顯,則為人所乘,每至不及轉變,故曰雙重則滯也。

    「每見數年純功」四句,即專言雙重之失,大扺犯雙重之失者,多由步法虛實不清所致,所以者何?緣動步之時,不能圓轉自如,遇有他力突然而至,乃不得不與之扺拒,如此即成雙重之病。論中以偏沉與雙重對舉,意在是也。

    「欲避此病,須知陰陽,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。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。陰陽相濟,方為懂勁。懂勁后愈練愈精,默識揣摩,漸至從心所欲」。

    此節言取徑高,則病去而技日進。

    陰陽走粘之義,已見上文!刚臣词亲,走即是粘。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」者,以本身言,則一時能為復合之動,錯綜而運也。以應敵言,攻守俱時而有,取勢相反相濟是也。舉例明之,如推手之時,彼力前擠,我須一時將身向后向側向下按勢而不著力,足反陰自下進,并于此時將我欲發勁之方向取準,及彼勢已窮而將回,我乃隨其回勢而用勁下按,此即一勢之中,含復合之動,錯綜之運也。至于當彼擠進之時,我以避讓為蓄勢,故守即同時為攻,相反適以相濟,此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也。然此特就顯見之法式言耳,故為粗淺之動作。功力既深,動作造微,雖有復合錯綜之實,一泯攻守避就之跡。此亦非言語所能達,而當征諸體驗矣!戈庩栂酀,總括上四句而言,果能臻此境地,自能知己知彼。是以謂之懂勁。由是愈練愈精,直可視他力如己力,是為從心所欲。自懂勁以后,全是內省功夫,非復求諸外形所能到。故以默識揣摩,示用功之途徑。

    「本是舍己從人,多誤舍近求遠.,所謂差之毫厘,謬以千里。學者不可不詳辨焉。是為論」。

    此節明太極拳功夫之歸究也。

    「舍已從人,舍近求遠」,應作四種料簡,一為既不「舍己從入」,又復「舍近求遠」。世俗拳師,但練花拳,或專練硬功,不識門徑,不通勢法,大都如此,此最下也。二為雖知「舍己從人」,未免「舍近求遠」。習太極拳功力淺者,易犯此失。三為不能「舍己從人」,尚非「舍近求遠」。內功之粗者,外功之精者,往往如此,其用法未嘗不簡捷,特非變化圓融.,隨觸即轉,未免有起有落,雖就勢法言,已不見「舍近求遠」之失,究極論之,尚未盡切近之能事也。四為太極功夫之歸究,必于「舍己從人」中,求其至切近之運用,所爭只在毫厘,功夫若此,方為造微也。故結論云:「差之毫厘,謬以千里」。意謂太極拳之所以敻絕,正以有此精微之境。不到此境,不足以識其特異。學者于此,小有差忒,即不得太極拳之真諦,故辨之不可不審也。

    ——

    返回《太極拳論》
    相關鏈接

    太極拳

    養生太極拳

    太極拳流派

    太極拳宗師 王宗岳

    太極拳論

    名家 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楊澄甫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沈 壽 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陳微明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許禹生注《太極拳論》

    徐 震 注《太極拳論》


    本站備案序號:贛ICP備05002082
     
    a不要个好大好深好爽,俄罗斯又大又粗特级黄,欧洲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menu>
    <object id="60ssg"></object>
  • <menu id="60ssg"></menu>
    <optgroup id="60ssg"><optgroup id="60ssg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<nav id="60ssg"><code id="60ssg"></code></nav><tt id="60ssg"><tt id="60ssg"></tt></tt>